我的妹妹

96
随行的猫
2017.05.23 14:41* 字数 1684

我有个妹妹,一起长大,这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我比我妹妹大六岁半。小时候背着一个小坨坨,软软肉肉的小手热乎乎的抱在脖子上,姐姐的自豪感瞬间爆棚。再高一点大一点,小家伙就开始不安分,撕我的书拿我的笔。想打又觉得太小了,看着身高不到自己一半的小家伙,长着跟自己小时候一样的嘟嘟脸,睁着无辜小眼睛,姐姐姐姐叫的若无其事,怎么也下不了手。

等到自己气急败坏想撸起袖子打一架的时候,却发现小不点已经长到超过我的脖子了。打起来估计也是两败俱伤,所以也下不了手。就这样,我们居然一架没打,和平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代。

亲朋好友都说我妹是个善于理财的人,从小就知道打酱油挣一毛两毛的跑路费。春天去揪金银花,夏天去采古油兜,晒得黑黢黢,哼着歌提着袋子去村口卖钱。翻过家里的存折,算过爸妈的存款,算完常常对着爸妈嚷嚷,你们要多挣钱,不然姐念大学会把钱花光的,我以后读书怎么办?

非常皮实。上了小学还会跟小男生去河里捉鱼玩水,然后光着上身晒得蜕皮了回家。上房揭瓦,爬树找鸟蛋,大夏天拿着自制的网子,大树底下,池塘边转悠,抓蜻蜓知了给猫咪吃。

爱吃。大块肥肉,猪尾巴,鸡大腿,啃的满嘴油,肚子鼓鼓的还是舍不得放手。暑假时,半夜肚子疼喊我起来作伴,一起去厕所。常常拉着我房前屋后的挖鸡苔抽毛针,爬树摘樱桃枇杷杏子桃子李子梨子石榴,野坡坡里找泡子羊母奶糖李子山楂茶果子。两个女孩子,带着家里忠实的大狗,一头汗一身毛刺,漫山遍野的跑来跑去。

我上了初中就一直在学校寄宿。运气好一个星期回来一次,运气不好要一个多月。

我妹在周一到周四会一直念,姐姐什么时候回来?姐姐快回来了吧?到了周五起床就欢呼雀跃,姐姐要回来了哦。从周五晚到周六,两个人好的穿一条裤子都嫌肥,一会儿不见面就大呼小叫。我妈说,够了够了,两个跟尾巴蛆。

到了周六晚,开始两看生厌,各种理由开始拌嘴。争吵的主题很集中,猫子要跟谁睡,猫子更喜欢谁,家里的小篓子小锄头小铲子是谁的?鸡毛蒜皮,幼稚无聊。左一句,右一句,为了热闹而嚷嚷,为了不寂寞才吵吵。二楼的木头屋子,姐妹两一人一个床,各自拱在蚊帐里,翻来翻去想着吵回去的理由。下一次有个人,陪着这么无聊而亲密的拌嘴,又要再等一个星期或者一个月。


我妹的生活比我精彩坦荡多了。

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常常聊QQ。最为姐姐,总是拿着自己半生不熟的人生建议来一本正经的教育她。平时要多看书多思考,不要玩游戏不要荒废时间。回想起来,她的大学时光远远比我精彩,参加各类社团,演讲辩论,社会实践,也通宵玩游戏,打怪升级,报名各种文艺表演,写中二的玄幻武侠小说。

路边晒的油光满面的发传单,遇到逛街的表弟,不躲不闪,理直气壮一本正经的教育他:“我在挣钱,在攒社会经验。看我这么吃亏,以后你们遇到发传单的,一定要接住。不能马上扔,至少要过一个路口发传单的看不到了再扔。”表弟被她的正气镇住了,回去跟亲戚们认真宣传,以后要尊重发传单的每个人,不能当着人家面仍传单啊。

工作了变成广告狗,加班加点,咬咬牙苦活累活都接下。她和工人一起采买树苗种树;做完广告牌和师傅们一起爬上爬下的安装;接私活大半夜给买家装修淘宝店铺。

生气的时候会纠结一伙人去攻城打游戏,恶狠狠刷怪,打游戏,强装备。大半夜终于干完活,遇到我同学,大家一起撸串吃夜宵。然后我同学遇到我使劲感慨,你妹比你能吃多了,我们几个大汉都喝不动吃不动捧着肚子吹牛的时候,你妹居然还能吃掉一盘螺丝一盘毛豆一盘素菜。你们确定是亲姐妹?

刚刚认识我妹夫的那段日子,小伙子惊叹这个小短腿的姑娘每天为什么会这么精力充沛又刻苦拼命。我妹老老实实的说,因为,小时候我们家很穷啊。我不努力挣钱,怎么能吃好吃的东西,买好看的衣服呢? 小伙子被这个朴实的姑娘感动了,于是两个人约定,一起挣钱买好吃的东西。

我们姐妹性格完全不一样,但遇到喜欢的,一定拼尽力气去争取。她喜欢认真的学霸,我喜欢戴眼镜穿白衬衣一脸忧郁的男生。于是我们按照各自的理想型,用尽运气,披荆斩棘,找到了称心的男人,然后带回家,领了证。

兜兜转转,工作好些年过去,我们终于留在了一个城市里。周末约饭,微信上勾搭:

快来,你妈喊你吃肉了。

好的,周六过来。

姐妹
人物
Web note ad 1